硅酸铝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瑞泰科技子公司失控内幕子公司计提坏账5千万-【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2:49:21 阅读: 来源:硅酸铝设备厂家

瑞泰科技子公司失控内幕 子公司计提坏账5千万

令人不解的是,失去控制的湖南瑞泰是瑞泰科技持股比例达66.1%的子公司,而且在该公司5名董事中瑞泰科技派了3名,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出现失控的现象?尽管投资者对此有诸多质疑,但至今仍莫衷一是。

A股市场上真是无奇不有。

2014年1月10日晚,瑞泰科技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失去对控股合资公司湖南瑞泰的控制,并准备全额计提减值准备5288万元。

与此同时,瑞泰科技预计201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达1.20亿-1.35亿,同比下降35-39倍。公告后第一个交易日,瑞泰科技的股价立即重挫8%。

令人不解的是,失去控制的湖南瑞泰是瑞泰科技持股比例达66.1%的子公司,而且在该公司5名董事中瑞泰科技派了3名,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出现失控的现象?

由于此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公司在公告中语焉不详,因此,在投资者当中掀起轩然大波。然而,尽管投资者对此有诸多质疑,但至今仍莫衷一是。

记者独家为您揭开瑞泰科技子公司失控内幕。

全额计提减值5288万

2014年1月10日晚,瑞泰科技突然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公司已失去对控股合资公司湖南瑞泰的控制,并准备全额计提减值准备5288万元。

资料显示,湖南瑞泰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8000万元,其中瑞泰科技以现金方式出资5288万元,占注册资本的66.1%,冷水江市中孚耐火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以实物资产出资2712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3.9%。同年9月,湖南瑞泰在湖南省湘潭县设立全资子公司湘潭瑞泰高级硅砖有限公司(简称“湘潭瑞泰”),注册资本5000万元。

瑞泰科技称,因合资双方在管理理念、文化理念的差异导致矛盾不断加深,2013年初双方同意对湖南瑞泰和湘潭瑞泰进行资产整合,但是后续工作进展缓慢。鉴于2013年底不能如期完成湖南瑞泰的资产整合工作,且湖南瑞泰的经营层没有切实履行对全体股东负责的职责,公司派出的财务负责人无法正常履行职责,公司已失去对湖南瑞泰的控制,湖南瑞泰资产的安全性难以保证。

因此,公司拟不再将湖南瑞泰列入公司2013年度合并范围,并对湖南瑞泰长期股权投资全额计提减值准备5288万元,预计将影响公司201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800万元。

与此同时,公司还发布2013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201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达1.20亿-1.35亿,比2012年下降35-39倍。

由于此前没有任何征兆,而且公司在公告中语焉不详,因此,公告在投资者当中掀起轩然大波,投资者对瑞泰科技有诸多质疑。尤其是,瑞泰科技持有湖南瑞泰66.1%的股权,而且在该公司5名董事中瑞泰科技派了3名,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失去对湖南瑞泰的控制?相关高管是否失职?

“从组织机构上我们有了设置,按说是应该能对公司进行控制,能够达到我们预期管理的目标,现在正是因为我们在合作过程中出现了矛盾,所以现在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方式来想这件事。”瑞泰科技董秘朱爱华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作为我们来说也要顾及方方面面的因素,那我们只是把基本事实给大家说了,还有很多东西现在也不便去说,也不应该去说,那大家理解起来就更困难一些。”

对于公司派去湖南瑞泰的高管是否有失职行为,朱爱华表示否认。“因为我们也是国资委管理的公司,我们的干部也是在勤勤恳恳地为公司工作,只是说我们现在在工作中还存在些不足的地方;虽然这个项目我们是非常看好的,但是找的合作伙伴是不是非常合适,我们也在检讨,包括合作以后我们的管理上是不是有提升的地方,我们也在反思。但是他们说的其他的事情,我们是不接受的。”

记者还就此次子公司失控和计提减值准备的问题,致电瑞泰科技董事长曾大凡,他以工作忙为由拒绝采访。

积怨已久

对于瑞泰科技发布的公告,合资方中孚公司李双燕表示无法认同。

“他们那个公告我也看了,我觉得这是有失公平、公正的。他们单方面说失去控制,我是不认可的。”李双燕表示,“我觉得他们更应该反思,自己究竟做了一些什么事,给这个企业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

据李双燕称,瑞泰科技在两个重大决策上存在严重失误。第一,瑞泰科技不通过董事会、股东会商量,就派了人过来全面接管湖南瑞泰,给企业造成了混乱。第二,造成混乱以后,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然后又强行停产,使企业亏损。

“当时我去印尼谈生意了,他们就派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过来,说全面接管湖南瑞泰的工作。然后也不管公司章程是怎么样,也不召开董事会,给我们一个商量的余地,派一个人来就接管湖南瑞泰包括总经理的全部工作,他一来就找各个骨干谈话,要他们跟着瑞泰走,‘李双燕是民营企业,他们精打细算,跟我们走的话大家都有好处得’。你说派一个人过来这样瞎搞,那我是股东,有没有意见?”李双燕称,“然后把我们委派的出纳开除了,又在里面拉帮结派,技术人员都是我带过去的,他就把技术人员拉到他那边去。还有,我就安排了一个生产副总,然后那个生产副总就做工作站到他那边去了。”

她还对瑞泰方面擅自停下湘潭厂的生产不满。“按照道理来说停产这么大的事情,是要双方股东开股东会商量的,你单方面地在湘潭开一个会就把这个厂停下来,合适吗?停产肯定是要给这个企业造成亏损的,你工资还是要给的,你都要亏损了还是经营层的责任?”李双燕说。

“给企业造成亏损了,不去扭转,却又采取一些不顾实际的想法,进一步来伤害股东。比如,派一个总经理过来把所有的门都撬掉,然后那个财务老总又是在瞎搞,到公司来就是拉帮结派,散布一些不好的言论,我到他们厂里去他们就组织湘潭籍的员工围攻我。”李双燕激动地表示。

李双燕原本以为上市公司的管理、市场等方面都比民企强,但是现在她感觉不放心,而且心生去意。“我要他们给我承诺,第一个,承诺每年给多少红给我,第二个要不你就干脆买断我的,第三个我们双方请个职业经理人过来,都行。但他们不同意,反正就是,要不你把总经理位置让出来,要不你就走人。”

<<首页12末页>>

资产整合艰难

由于双方积怨已久,分手已无可避免。

瑞泰科技公告称,2013年初双方同意对湖南瑞泰和湘潭瑞泰进行资产整合,即通过股权交换的方式,孙公司湘潭瑞泰归瑞泰科技所有,子公司湖南瑞泰归中孚公司所有,但是工作进展缓慢,无法对2013年10月31日的初步审计数据达成一致。

“如果按照当时九月份达成的框架协议来整合,那对公司的影响极小的,因为在整个湖南瑞泰的资产量来说,它的最大投的部分是在湘潭瑞泰,而湖南瑞泰投的资产是偏小的。”

朱爱华表示,“就是后来去审计的过程中对一些基础数据的认同上还存在分歧,也就是我们整合的基础暂时不存在了。这个方案他们目前还是认同的,但是要找到一个基准点,而现在我们感觉找这个基准点上来说还是困难比较大,就存在着风险。”

至于双方产生分歧的原因,朱爱华表示:“我觉得他们也是想通过这个资产整合,要尽可能地保护自己的利益,这个是正常的,那我们也同意他们这个思路,但是你保护你的利益,不能侵害到我们上市公司的利益,因为上市公司是一个公众公司。”

中孚公司李双燕称,依靠自己湖南瑞泰才勉强支撑。“冷水江周边做耐火材料的企业都在当地环保部门指导下进行技改、改建,而我们当时就是因为资金的原因,就举全厂之力把湘潭那边建设好,建成一个花园似的工厂,因此就把冷水江那边停下来了,停下来之后那边很多的环保问题,他们也不管,我们只好在那里硬撑着,还有一些订单要接着完成,还有员工几个月没发工资,你要管吗?然后我们向银行争取贷款,银行同意了,但是瑞泰科技不给签字,他不给签字那我就东借西借,跟亲戚朋友那里借,然后把两套房子卖了,还因为资金的原因搞到今年年底才搞好。”

中孚公司李双燕坦言,自己并不愿意接湖南瑞泰这个包袱。“为什么湘潭归他?湘潭那边是一块优质资产,它是隧道窑,符合环保要求的,那边是烧清洁能源,目前在工业园区,里面没什么矛盾。而冷水江那一块是倒焰窑,倒焰窑是要淘汰的,然后冷水江那个厂破破烂烂的,又不在工业园区,各种矛盾又多。”

由于双方的分歧颇大,瑞泰科技方面还不惜请来当地政府帮忙,但是政府出面也无济于事。

“就是因为光我们双方坐下来说有难度,那我们就想利用政府部门,相当于找一些外围的力量。因为你毕竟是在当地经营,要跟地方政府汇报这些事情,也希望地方政府出来做协调工作。如果我们有政府部门大家在一起谈的时候,相当于我们有第三方、第四方共同来做,他们也会认同。我们有时候提的方案,他会认为对他不够公平,因为他不可能是完全站在我们上市公司的利益上来考虑这个事情。而他提的一些方案我们有些是认同的,但是在操作上面,我们也有我们的规则要遵守,那对于他来说不一定能够很好地理解,会误解我们是不愿意这么做,那我们会告诉他们是我们不能怎么做,应该怎么做。那我们这么说的时候,我们有政府部门,有其他的人参加的时候这个事情就更容易往一起去谈。”朱爱华如此饶舌地表示。

与朱爱华的轻描淡写不同,李双燕则显得比较激动:“是他们找了省长,然后省长批示,要冷水江政府和娄底政府来帮助协调。我觉得企业的责任应该是企业自己担的,但是作为企业来说我觉得是很惭愧的,因为我们把麻烦给政府了,政府它是不轻易来做这些事情的,但是既然上面省长都签了字,又一层一层地批示下来的话,政府在这些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我那天说了,你现在要跟我分家了,把包袱塞给我,我也接不起。你让一个评估公司把我们绕进去,绕来绕去把这个包袱塞给我,我就是一个傻子我也不会背着这个包袱。”

她还称:“当地政府其实对我是很不满的。我们在当地以前是一面旗帜,然后上市公司跟这个企业合作,没有给它多交税,还给它惹了一大堆麻烦,政府是不高兴的。然后你的投资又不是放在当地,而是放在湘潭,你不但培养了一个竞争对手,这几年你自己没赚到钱,还把自己倒退了十年,等于是周边的企业人家发展了,你中孚公司没发展。政府认为我们是一个傻子,是吃了大亏的,然后又欠员工工资,又背一身的债务。”

由于双方信任已不复存在,对2013年10月31日的初步审计数据双方无法达成一致,瑞泰科技方面对于中孚方面提供的一些数据持怀疑态度,而中孚方面也不肯在审计报告上签字,因此双方僵持至今。

<<首页12末页>>

松岗蔬菜配送

隧道防火涂料

临沂出租发电机

加密U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