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没有人可以偷走我-(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7:42 阅读: 来源:硅酸铝设备厂家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意识的。一切就像是突然发生的一样。

当某一天,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竟然发现自己活了过来。不过我的身体不能动,似乎被禁锢在什么东西里。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希望不会太丑。我很想看看自己的长相,可我无法移动身体,什么都做不了。

我的主人是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我听见别人叫他张建。平时来家里的人不多,更多的是编辑。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一个漫画家。

张建对漫画是很痴迷的,他每天都要花很长时间来工作。一旦他开始工作,就像是被魔鬼附身一样,他显得很激动,不断的转换着自己的身份,就像人格分裂的病人一样。

张建特别喜欢我,他总是用干净的毛巾轻轻的擦拭我的身体。每天他都会跟我说话,告诉我他的心事。虽然我没有办法跟他互动,他一点都不介意,仍然把我当作他可以倾诉的对象。

张建工作的时候,就把我放在电脑旁边,他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艾琳。

张建总是对我说,“艾琳,你是我最珍贵的宝贝,我的灵感都来自你,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渐渐的,我的意识可以离开身体,这种状态就像是变成鬼一样,可我清楚的知道,我曾经也不是一个人,现在最多也只是一个灵。

最近,张建似乎特别的忙,他每天都在赶稿,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没有他的陪伴,我觉得很空虚。

几天以后,张建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他兴奋的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亲爱的艾琳,你知道吗,我完成了一部旷世巨作。我的漫画得到了很多点击量,我成功了,你也为我感到高兴对吗?”

我很想点头,但是我是虚幻的,张建根本就看不见我。而且,我还是没有办法支配他手里的玩偶。

是的,灵魂能够自由活动以后,我看清楚了我的样子,是一个很漂亮的玩偶。张建称我为手办。

张健的漫画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天晚上他打算好好庆祝一番。家里来了很多人,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不过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他很好的朋友,还有一些也许是他的同事。

他们一起唱歌,一起吃好吃的,聊天打闹,聚会办得有声有色。张建也非常的开心,可是他忽略了我。

大家都玩累了,很多人都喝醉了,他们乱七八糟的倒在沙发上。

这时候,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男人偷偷的溜进了张建房间。他两眼放光,紧紧的盯着我。他悄悄地把我拿下来,轻轻的说,“你好,我叫孙洪,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新主人了!”

孙洪说完,就把我放到了他的背包里。这个小偷,他把我偷走了。

我不喜欢这个叫做孙洪的男人,他也永远成不了我的主人。在他的眼睛里,我没有看见任何的爱意,相反,在他的眼睛里,我只看见了占有的欲望。

孙洪眯着眼睛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你真是太漂亮了,你放心,你是所有漫画家心里的宝贝,我会对你更好的!”

离开了张建,我心里一直很难过,我没有办法离开这个玩偶很长时间,也没有办法离开它过长的距离。所以,我只能待在这里。

我很想回到张建身边,不知道他失去了我以后会不会非常伤心。都是这个可恶的孙洪,是他把我们分开的,是他偷走了我。我必须让他得到报应,他才会把我送回去。

晚上的时候,等孙洪睡着了,我凭借自己的意志力进入了他的梦中。我恶狠狠的说,“你是小偷,赶快把我还回去,不准你拆散我们,不然我会永远缠着你。”

孙洪惊恐的问,“你是谁?”

我变成了玩偶的样子,哀怨的对他说,“是你偷回来的玩偶,我不想离开我的主人,赶快把我送回去,不然我会永远缠着你!”

孙洪气喘吁吁的醒了过来,刚才的梦让他心有余悸。他安慰自己,“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

我对孙洪说,“这不是梦,把我还回去!”我龇牙咧嘴,做出恐怖的样子。

孙洪睁大了眼睛,他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我知道不是人,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东西。不过,任何一个人看见玩偶活了过来,一定会吓得魂飞魄散吧。

我诡异的笑了,“你竟然偷好朋友的东西,真是太过分了,你现在就把我送回去,不要让我动手!”

孙洪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惊魂失魄的说,“求求你别伤害我,我是一时糊涂,我今天就送你回家,别缠着我!”

我看见孙洪满脸的鼻涕和眼泪,他现在的样子有些可笑,看上去非常的狼狈。看见他这个样子,我也稍微缓和了一下,“只要你把我送回去,我保证不伤害你。”

孙洪急忙点头,唯唯诺诺的说,“是是是,我马上就把你送回去,不过,我该把你放在什么地方呢?”

我白了他一眼,生气的说,“你是白痴吗?把我放弃双肩包里就可以了,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我不想被人发现!”

孙洪吓得快哭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连一只玩偶都成精了。他害怕他站在那里,根本不敢过来。

我没好气的说,“你过来呀!”

孙洪双腿一软,他苦着脸说,“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我的。”

我突然想恶作剧一下,恶狠狠对他说,“你不赶快过来,我就带你下地狱,让你永远无法摆脱我!”

孙洪被吓得够呛,他拼命的摇着头,“求求你,不要带走我,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先找一个干净的背包把我放进去。”

孙洪颤颤悠悠的找到一个袋子,小心翼翼的说,“你看这个袋子怎么样?”

我勉强的点点头,他却惊恐的站在那里,不敢上前来。我吼了一声,“把我放进去,你还想让我自己进去吗?”

孙洪闭着眼睛,他的手颤抖的伸了过来,他在空中晃了好几次,都没有碰到我。我生气的说,“你做什么,赶快把我送回去,再磨磨唧唧的,小心我咬你!”

孙洪吓得都快哭了,我觉得很无语,就他这样的鼠胆也敢偷东西。

最后,他咬咬牙,一把把我塞进包里,就疯狂的逃出了门。很快,孙洪带到了张建的家,那个我期待已久的地方。能够回家,我是很高兴。

张建奇怪的问,“你怎么来了?”

孙洪一把把包塞给他,然后转身就跑了。张建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给我的什么东西?”

孙洪不想停留,他想尽快摆脱这场噩梦。

张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孙洪是自己的朋友,他应该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他打开包看见了我。张建眼前一亮,他惊喜的说,“你回来了,原来是他拿走了,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很长时间,你终于回来了。失去了你,我差点疯掉了,谢天谢地,你终于回来了。”

张建紧紧的抱着我,我终于回到了他的怀抱,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偷走我,我要永远陪在他的身边。我突然明白了,因为他对我的爱,让我有了灵魂,我的生命是他给予我的,我要永远陪在他的身边。

晚上,我进入他的梦中,微笑告诉他,“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光伏逆变器价格采购逆变器科士达价格采购

木纹铝方管隔断上下怎么固定

厂家保定顶管工程PVC双壁波纹管欢迎考察

长沙挡烟垂壁高度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深圳罗湖二极管回收多少钱

日照PVC梅花管热熔对接需要管件吗

防风收获机泉州芦根收获机公司

边坡台式湿喷机混凝土湿喷机

定西风力发电160弧形弯头重视热熔温度

洛阳排碱工程PE打孔管厂家安装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