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朝阳保护知识产权和人才建立健康创新环境

发布时间:2021-01-20 10:24:25 阅读: 来源:硅酸铝设备厂家

7月28日,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产业高峰论坛召开,新闻出版总署相关领导、国内外知名网游厂商负责人出席此次会议,并对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发展现状进行演讲及讨论。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搜狐畅游董事会主席张朝阳在接受采访时呼吁,中国网游及相关行业进一步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和防止人才流失,这样才能建立一个健康的创新环境,提高整个行业的竞争力。他同时表示,搜狐的媒体平台在新型渠道中很有竞争力,包括现在发展得很好的搜狗拼音输入法和今后手机的渠道。以下为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搜狐畅游董事会主席张朝阳接受采访的实录:

坚持正版视频和版权保护

记者:搜狐的财报非常亮丽,你在电话会议里面说到要加强视频方面的投入,具体如有多大?

张朝阳:投入的话主要在三方面:一个是版权内容购买,我们是国内版权购买的大户,因为已经花了快到两千万美元了,签合同一般是三年的合同,所以财报上会分摊到几年;还有对于带宽的成本也是很大的;还有对于技术开发研发。搜狐主要以它的高清影视剧,所以是一个长视频的提供,需要清晰的专业的高清影视剧请到搜狐来看。

记者:最近您谈了关于iPAD、iPhone之类的应用,搜狐会推出相关的产品,具体有什么计划?

张朝阳:搜狐高清视频里面有iPAD专区,我们针对不同的终端设备推出适应格式的视频,有专门的高清内容。

记者:为什么搜狐在视频版权保护方面花这么大的力气?

张朝阳:这是一个老话题了。我曾经也说过,我承认搜狐的利益和产业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从搜狐的利益来说,如果不打击盗版,搜狐的视频没办法竞争。我们是不能去偷窃的,但是别人偷窃之后,流量去那儿,而且零成本,而我们必须花钱去买,对我们是不公平的。从产业利益来讲,不打击盗版,网络视频盗版是一个黑洞,最后人们电视都不看了,就看网络视频了,产业规模起不来。从产业和国家利益都是很重要的。

我们一年多来打击盗版,而且成为第一个站出来的,后来形成联盟。现在打击盗版已经成为一个全产业的共识,可以看到非常好的态势。当然我们还没有完全成功,现在盗版依然存在。尽管热播影视剧已经不敢明目张胆地盗,但是非热播的或者是热播剧刚盗一点,你一指出来就去掉,还是普遍存在。包括对美国的影视剧,美国好莱坞的盗版没法办,像去年一样非常嚣张,我们打击盗版的压力还是要继续下去。

网游以自主开发为主 《鹿鼎记》稍后发布

记者:畅游发展几年之后,90%以上收入还是来自于《天龙八部》,后面还没有其它的游戏公测,怎么看待畅游这一年的发展,对未来的发展有没有什么具体目标要求?

张朝阳:这些问题最好来问王滔,我只能大概说一下。因为《天龙八部》是自主研发的游戏,通过不断的创新,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可以相当得长。我们在第二季度也看到《天龙八部》的用户增长和付费用户的增长以及不断推出新的资料片等等。有一款游戏能够这么成功,无可厚非是很好的。我们同时有管道上储备上包括引进了以后再进一步开发等等。我只能说我们在财报上也说了《鹿鼎记》推迟一点,一切还是开发得不错。

记者:搜狐有代理游戏的资格吗?

张朝阳:我们以民族网游的自主开发为主,像《天龙八部》还有《鹿鼎记》要大做。配合附带的我们可能会引进,我们已经引进了一些,无论从国内的其它开发团队还是说从国外引进,都在做。

记者:互联网关于电子商务产业格局已经形成,如何看待游戏产业尚未形成TOP5的产业变动?

张朝阳:游戏产业有点像影视剧美国大片似的,它不断需要创意出来,所以它允许多个游戏的火爆,它可能有很多家,尤其RPG GAME创新出来的主题可以有不同的市场,这是它的特点。搜索电子商务有点像平台型业务,倾向于垄断,所以这是不同的特点。我们也是希望打破这个垄断,电子商务我们不说了,我们没有介入,但是搜索我们还是要强力介入的。

门户定义在变化 覆盖渠道在拓展

记者:门户收入未来是什么样的占位?

张朝阳:首先门户这个定义在改变,其实搜狐当年是最早做门户的,当时这个门户的定义是翻译过来的,是内容 入口二者兼顾的,甚至最早期是以入口为主。最早期为什么叫搜狐,因为搜索的狐狸,给了你一个分类导航,你到了搜狐这个页面以后去别的地方。后来阴错阳差,中国的传统媒体当时不太发达,所以为人民提供新闻内容成为一个大的需求。一个巨大的没有填补的空白被互联网填补了,门户又变成了一个内容提供者。

刚开始也是一个入口,后来搜索引擎的崛起和一些客户端的崛起,导致门户已经被逼到一个角落——就是提供内容。一说门户就是内容,我们照着媒体内容发展,所以有各个频道,有视频,是门户的一部分,因为是多媒体的内容,包括跟电视的结合等等。同时我们不会被逼的没有渠道,现在发展得很好的搜狗拼音输入法包括以后手机的渠道,搜狐的媒体平台在新型渠道的情况下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记者:中国互联网发展十年,能不能谈一谈搜狐微博的战略和期望?

张朝阳:微博的话媒体属性比较强,这一点也不太好管理,所以微博还是要朝SNS方向来走,不要急于把它变成一个媒体产品。立足长远,缓慢发展,这样才能够活得比较好。

记者:搜索方面接下来会投入多大?

张朝阳:我们其实已经投入了很多年,下一步怎么做大现在还在筹划当中。

记者:有具体的目标吗?有没有一个时间表,壮大的路线图之类。

张朝阳:等我们做出成绩来再说,现在份额还是比较小的,现在占3.5%的搜索流量市场。

记者:有没有想过自己拍电影?

张朝阳:有可能。我要是拍电影肯定不会是对题材感兴趣,肯定是想着赚钱的。只要是看产业规模,现在电影产业规模太小了,不像一款游戏赚那么多钱,至于主题的话,我并不想通过电影表达什么主题。

呼吁保护人才 建立良好创新环境

记者:百度和其它公司在客户端领域做了深刻的布局,搜狐作为客户端领域资深的公司怎么看待更多的互联网巨头加入到客户端的竞争?

张朝阳:我们确实已经占了比较好的先机,因为搜狗拼音输入法已经是中国几大客户端之一,我们还会继续加大对用户在输入时的品质以及手机上的输入法,包括搜狗浏览器取得了初步的成功。我们是不惧怕竞争的,但是我刚才在发言的时候也讲到,因为这是软件,软件产业竞争。在视频领域我们打盗版,在软件领域现在威胁最大的还是知识产权的问题。人员互相挖实在是不太正常,像当年李开复从微软跳槽到GOOGLE,尽管是远在中国,都是构成国际的重大官司。美国对于知识产权对于人才的非竞争协议的执行是非常严格的,你在一个公司工作这么长时间掌握了这个公司的商业机密,到另外一个公司要避开你的竞争领域,至少一年的空档期不能加入竞争对手的公司,如果加入竞争对手的公司要限制你只能做某方面的领域,不能做原来的领域,这是非常严的。

硅谷为什么不断有创新,一个小公司做出新的东西,大公司只能收购但是不能挖人,挖人的法律成本是非常高的。中国没有这样的成本,道德约束是不行的,所以导致很不道德,一个软件开发人员在一个公司开发一个东西,那边提供更高的薪水和更好的机会就跳槽出去。作为本人来讲,我觉得首先他应该接受道德谴责,这是不对的。只不过中国在人才流动机制方面体制的不完善,导致他就觉得自己很牛,实际上是不对的,应该有道德谴责。其次,呼吁法律方面应该对保护知识产权到了纵深地步,对于智力资源挖人的伤害应该充分体会到,应该像打盗版一样来打击。在软件领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记者:今年……高管变动非常频繁,怎么看?变动应该是前所未有的。

张朝阳:无论游戏产业还是软件产业都是这个问题。刚才张亚勤讲单机XBOX,中国的游戏当年单机版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就是因为软件的产权保护不够。为什么网络游戏发展起来了?第一是网络游戏,当一个东西出来之后它产生一个收费模式之后,另外你再造一个东西是要来搬迁这种玩的关系是搬不走的,而它能够迅速靠网络的优势指数级增长,你是撵不上的。网络游戏其实侵权还有成长空间,后来版主也好从业者也好打击外挂私服,导致网络产业得到保护,到今天的规模。但是软件产业没有发展起来,刚才说了美国的80%的市场全都是独立的不是网络的,这个在中国发展不起来的原因还是软件知识产权保护不够,对人才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够。这也是中国特色互相跳槽互相挖人,这个让人没办法。

记者:怎么看待很多人放弃高薪跟李开复做开发,有没有什么值得其它公司来学习的?

张朝阳:这个我没什么评价,其实硅谷的创新各种东西都太多了,都是有现成的模式,能不能做成什么事拭目以待,我们只看结果,我们看未来的结果吧。

记者:作为一个有责任的互联网企业,企业这方面应该做什么避免人员的快速流动?

张朝阳:这个事情有时候没办法的,主要还是司法。比如对著作权的问题或者说外挂私服的问题惩罚很严厉,对于人员的不道德流动现在是一个新的问题,需要大家共同来推动。

记者:企业能够为这些人员提供什么留住他们?

张朝阳:确实作为一个有才干的年轻人或者有想法有创意的人,他是有权利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但无论是急功近利也好,浮躁也好,还是说真的有什么新的机会也好,他在权衡的过程中要知道不违背公平的原则。你在一个地方工作那么长时间,你在伤害这个企业,你在这个企业发展起来的知识产权最后把它拿走,对这个企业是不公平的。为什么没有得到惩罚?因为现在司法上不够完善。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为了面对这样的挑战也得给员工涨工资或者增加激励机制,各方面在压力下会提升起来。这是一个度的问题,一个平衡的问题,也不能无限地来进行,增加了创业成本,增加了公司成本。很多团队开发一个东西的话,本来一个团队能很坚持的开发一个很伟大的东西,但是这个团队稍微出点成果马上被各种公司如狼似虎全部给挖走了,这样的话对中国的创业环境是很大的影响。

中国小公司为什么活不下来,大公司来挖小公司的人。而大公司的部门为什么经常出不了好的东西?大公司稍微出点东西,投资公司就把人给挖走了。最后就是大家不敢出东西了,出不了东西。你刚出点儿东西如果是小公司,大公司就盯上来被挖走了,大公司在那边快开发出一个完全雷同的东西,另外的风险投资一来又盯上了,把大公司的人也给挖走了。挖来挖去一片狼藉,一地鸡毛。跟硅谷比,硅谷出这个出那个,最后我们还是抄硅谷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今天发言提出这个问题。

记者:对于挖人什么态度?

张朝阳:这个行业全是互相拆的话,你不拆活不下去,我们也得拆。我现在告诉大家的事,不是为了我们的利益,而是这种状态是不合理的,对于中国的软件和高科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当它变成一种流行的时候,就像音乐产业,大家都盗版流行的时候,产业没有了。早年网络游戏出现之前,单机版游戏大家互相抄软件,谁也起不来。现在威胁到我们的软件产业,就是这种情况。因为这种情况被认为是合理的或者不加惩罚的,我们也只得同流合污,我们不同流合污活不下去,但是这样的情况对于整个国家是很不利的,我只能这么说。

仙道奇侠

富宏棋牌游戏

挂机吧兄弟破解版

数码大冒险百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