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代的柳宗元从木匠身上领悟宰相的管理艺术

发布时间:2021-01-07 13:23:47 阅读: 来源:硅酸铝设备厂家

唐代的柳宗元:从木匠身上领悟宰相的管理艺术

史上那些成败

经理人这个职业不是说在资本社会、商业社会才有的,有人群就有交换,有交换就有商业,有商业就有职场,有职场就有经理,这个是不能以社会形态来划分的。

古代的商业,比我们想象的发达,古代的职场经理,比我们想象的精明。

网络配图

我们来看文学名家柳宗元笔下的唐朝经理人故事。

印象:连床都不会修的笨木匠

咱先讲一个故事。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有个妹夫叫裴封叔,家住首都长安的光德里。我查了一下唐代长安图,发现光德里位于长安政治中心——皇城的西南边,与朱雀门相距不过两个街区,而且又紧挨商业中心区西市,放到今天的北京,起码应该地处二环之内吧,绝对不会跑到密云那样的地方去。

那时候的房价怎样呢?柳宗元正处中唐时期,有一个这样的例子:唐德宗赐给大将李怀光的外甥燕八八一千贯钱,也就是一百万钱,让他在长安城内买房子。既然是高干子弟,买套房子应该不会少于现在的一百平方米吧。这大概就是当时的房价了。

柳宗元妹妹、妹夫家住的房有多大?我想应该不小,因为他们有空房子可以租出去。

有一天,有人上门来租房子,这人姓杨名潜,自称是个木匠,来长安城干活,至于租金的支付方式,就是替屋主人干活。杨木匠的装备有点怪:有尺子墨斗,却没斧子锯子。裴封叔不免有点疑心,既然以干活的方式支付租金,那你杨木匠会干什么?杨木匠说:“我会选材,会指挥工程,没我,就甭想建成一座房,我帮人家干活,拿的佣金是同伙的三倍。”这话说得不踏实,看来这人不踏实。

有一天,杨木匠睡的床坏了一只脚,杨木匠束手无策,居然说:“早晚请个人来修理一下。”柳宗元正好在场,见此,笑道:原来是个只说不练骗饭吃的。

反差:指挥首都政府大楼装修

没多久,长安城的衙门要装修,按现在的理解,就是北京市政府大楼要装修。这个工程不一般,主持工程的绝对不能是平庸之辈。柳宗元当时是个京官,对于这样的工程肯定会目睹的。某天,柳宗元经过长安市政府大楼的装修工地,发现工地上堆满了木材,挤满了工匠,他们有的拿斧子,有的持锯子,都百鸟朝凤一般围绕着一个人。那人左手拿尺,右手拿棒,像个现代导演一般,指挥棒一舞:“动斧子。”马上有工匠屁颠屁颠跑过去挥斧子;那人回首一举指挥棒:“动锯子。”马上有工匠屁滚尿流去锯木。一群能工巧匠都看他的脸色,听他的号令,没有一个敢擅自做主。谁干得不好,一声怒斥,马上走人。那位指挥在墙上画设计图,一尺大小,把整个大厦的构造全表现得精确无比。若干日之后,工程完毕,却只署了一个人的名字,就是那个总指挥的名字,总指挥是谁?

居然就是那个在柳宗元妹妹家租房,连床都不会修的杨潜师傅!

升华:从木匠身上领悟宰相的管理方法

柳宗元老师在大叹看走眼的同时,做了这么一个理论高度的总结:这个连床都不会修理的笨木匠,原来是个做宰相的料啊。

网络配图

原文就是:“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值得宰相学习。

这个值得宰相学习的“法”是什么法?小木匠小包工头的法怎么和泱泱大国的宰相之法比?这个法就是管理方法。

天下之道都是相通的,木匠的法和宰相的法也是一样的。我们看柳宗元老师是怎么将木匠的管理方法往宰相的道道上扯的。

分工

木匠:杨木匠统管整个建筑或装修工程,手下一帮工匠各司其职,靠自己的手艺吃饭。

宰相:国家的事务,无非也像一个大工程一般,宰相统管着整个大工程,手下一帮郡守呀、县官呀、押司呀,其实也跟工匠呀,泥瓦匠呀、锯木工一样,听宰相的指挥,靠自己的“行政手艺”吃饭。

工作方法

木匠:作为工程的经理人,凭着自己画在墙上那几尺大小的设计图,指导实际操作,而完成一个个浩大的工程。

宰相:作为天下的经理人,心中也有一张图纸,看到城市的情况就能了解到农村的情况,看到农村的情况就知道城市的情况,看到自己国家的情况就知道国际上的情况,就好像杨木匠看到图纸的局部就能知道整个工程一般。我阐述得有点啰嗦,柳宗元的原文就13个字:“视都知野,视野知都,视国知天下。”

指导原则

木匠:指挥工程的最高指导原则:绳墨规矩。

宰相:最高指导原则当然不是木匠手里的墨斗、量尺,宰相的指导原则是纲纪,法度。

提拔人,罢黜人,都是凭着纲纪行事。木匠手里是有形的墨斗、量尺、规矩;宰相手里是无形的墨斗、量尺、规矩。

工作风格

木匠:作为工程经理人,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完全根据工程的需要和各雇工的特长来指挥全局,谁无能,就退掉,被退掉的人不会埋怨;谁能耐,就用谁,被任用的人也不会感激。工程经理人自己不炫耀,不显摆,不图名,不去亲手代替工匠的工作。

宰相:也是根据国家的需要来进行工作。哪个官吏无能就罢免,被罢免的人不会埋怨;哪个官吏能干,就提拔,被提拔的人也不会感激。

宰相自己不吹嘘,不好名,不去亲自操作下面百官的活。

总论:荣也经理人 辱也经理人

木匠和宰相的名誉

杨木匠主持完政府大楼装修工程后,他是唯一的署名人。

准确地执行宰相的功能,天下大治,天下人都会赞叹:“这都是我们相国的功劳。”而百官的勤劳不会记录下来。好像木匠只署自己的名,而其他工匠不会列名一样。宰相几乎是唯一的政绩署名人。

网络配图

柳宗元的原文是:相道既得,万国既理,天下举首而望曰:“吾相之功也!”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

其实,杨木匠和宰相都是职场经理人。杨木匠受雇于长安市政府大楼装修办公室。宰相虽说是万人之上,但毕竟还是有一人在他之上,这个人就是雇用他的皇帝。作为职场经理人要善于统筹,而不是手把手教员工去做什么。总指挥不能夺过工匠的斧子锯子自己操作,宰相不能坐在知县的位置上去操心一个县的事情。

如果一个经理人经常这样训手下:“笨蛋,我恨不得亲手替你去做。”那么他的业务就悬了。《老子》早有评价:“代大匠斲者,则希有不伤其手矣”。那个连床都不会修的笨木匠杨潜,如果真的不知轻重拿起斧子去做,不只会砍伤自己的手指,也会“砍伤”整个工程;宰相这样做就会“砍伤”整个天下;经理人这么做,就会“砍伤”公司的业务。

木匠心中要有墨斗量尺,宰相心中要有纲纪法度,经理人心中要有规划。否则就不知道做事的人谁能,谁不能。不知道谁能,就根据自己的喜好提拔人,被提拔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好侥幸,下次争取更侥幸;不知道谁不能,就根据自己的憎恶来辞退人,被辞退的人就会满肚子怨气。

墨斗量尺与纲纪法度

经理人的管理水平和作风牵系着整个业务的成败。所以,大楼装修完了,只署包工头一个人的名;天下大治了,只感激宰相一人。其实,反过来可以这样理解:如果大楼工程失败,大家就把账算到包工头一个人身上;天下治不好,百姓和史书会把责任算到宰相身上。要么荣也归你,要么辱也全部归你。作为经理人,可不慎重?

有人问柳宗元,如果雇用他的老板总是喜欢干涉他的设计、调度,使他不能成功,那也能算他的过错吗?柳宗元回答:不屈吾道。不能拿着自己的原则去屈从老板的错误。听我的,房子坚固;不听我的,房子会塌。雇用方却偏偏要房子塌。那好,你塌你的房子,我保存我的职场经理人原则,卷铺盖走人。功成身退固然好,眼看功不成了,也要身退。

这个故事和这些感想被柳宗元写成一篇好文,名曰《梓人传》。到宋朝,被司马光收入《资治通鉴》;到清朝,被吴楚材收入《古文观止》;到如今,被鄙人介绍到广州日报,和大家共享。

请柳宗元老师指导高考作文

《梓人传》之所以能千古传诵,和柳宗元高超的写作手法分不开。高超在哪里?就是善于把小的往大里写,把大的往小里写。写的是木匠,却往宰相治国的方向写,让人觉得新奇,有趣,这就是把小的东西往大里写,有境界,能拔高文章立意。写宰相治国,却往木匠指挥工程的方向写,让人觉得亲切,易懂,这个就是把大的东西往小里写,有情趣,能降低文章阅读难度。写木匠不离宰相,写宰相不离木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就叫有整体感,首尾能呼应。

如果把柳宗元这篇文章换成高考作文,想必也能打满分。

安徽甲状腺医院

南京胃肠医院

广州不孕不育医院

宁夏尖锐湿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