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宋重要史料记载博白历史的那些趣事博白新闻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6:59:14 阅读: 来源:硅酸铝设备厂家

沧海桑田“,新村”已成了城中村。

(原标题:宋代重要史料笔记《铁围山丛谈》记载博白历史风物趣事 千年地名沿用至今)

“新村老人”、“绿含鸣凤”……在博白,记者发现一些文史界的老同志对这些当地风物趣事一直津津乐道。细细了解,获悉这些风物趣事原来出自于一本宋代史料笔记《铁围山丛谈》。这本《铁围山丛谈》是北宋宰相蔡京的儿子蔡绦流放白州时所作的笔记,书中记载了不少当时博白的风物趣事,成了当地人引以为傲的史鉴。

宋代时期,博白还是一片蛮荒,人烟稀少,林青深密,野兽横行,瘴疠肆疟,是贬谪流放犯罪官员之地。宋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蔡绦因受其父亲蔡京所累,被贬谪白州。据《四库提要辨证》卷十七载:“白州境内有铁围山,在旧兴业县南,古称铁城。蔡绦被贬白州,尝游于此,作《铁围山丛谈》。”据说,蔡绦最后逝于博白,其后裔也在博白繁衍生息。

那么,《铁围山丛谈》中提到的铁围山、新村、绿含村等地如今是否安在?日前,记者设法对书中所载进行探寻,惊奇发现一千多年前的地名现今依然还在沿用。

“新村”多寿星

《铁围山丛谈》中提到,岭南一带僻且陋,而博白尤甚,风俗淳古,长寿的人特别多,八九十岁是常事。博白城下不到百步远的地方,就是新村了。一日,蔡绦来到新村,看到有10多个人在围观,里面有两位老人在坐着喝酒。原来,这两位老人是兄弟俩,大哥94岁,小弟78岁,围观的人皆为两老人的曾孙。在他们旁边,蔡绦还看到有数名村妇在闲聊,个个面有不平色,边说边叹息。蔡绦好奇上前询问原因,村妇们回答说:“村里有一位老翁昨夜去世了,我们有些愤愤不平。”蔡绦打听老翁的年龄,村妇说刚好99岁。蔡绦失笑说:“已经99岁了,还有什么值得愤愤不平的?”然而在场的村妇们说:“还差一年就百岁了,假如能满百岁不是更好吗?”

蔡绦所说的这个一千多年前的“新村”,如今还在吗?记者向当地老人了解到,博白县城城郊就有一个叫新村的村子。经实地探访发现,这个新村确实是书中所记载的“新村”,不过现在已经与一个叫做岐仲村的村子合并为新仲村了。新村与岐仲村以新江为界,靠县城一边的是新村。记者看到,新村实际上已是一个城中村,水泥硬化村道一直延伸至南流江堤坝。沿着村道而行,小洋楼、小院落随处可见,房前屋后是村民的鱼塘和蕹菜地。如今的新村,村容村貌整洁,村民的生活看起来相当富足。

据新仲村村主任王健明介绍,新仲村有30个屯共8000多人,其中新村就有4000多人。历史上,新村坐落在博白城的西门外。王主任告诉记者,由于新村比较靠近城区,年轻人以经商为主,老年人则依然以种养为业。村民安居乐业,长寿的村民也很多,曾有一位老妇人活到了103岁。目前,新仲村享受“城乡居保”待遇的老人有700多人,90岁以上的老人有10多个,其中新村重贤堂的李培侦老人今年已经100岁,身体硬朗,还经常扫地、做家务,五代同堂。村中敬老爱老的氛围浓厚,李培侦老人的儿子就是该村的敬老典范。为了照顾老人起居,他们几兄弟每天晚上轮流陪护老人,细心照顾老人作息,成为村民津津乐道的一段敬老佳话。

虎不伤人凤凰多

据《铁围山丛谈》记载:北宋末期,博白老虎很多,而且不伤人,当时老虎出没村落间只为偷吃村民的猪羊,妇女小孩们见老虎也不害怕,视虎如狗,大声呵斥赶走老虎。直到后来因北方战乱南迁至博白境内的流民越来越多,风气和环境都变了,老虎才开始伤人。

记者走访中了解到,历史上博白一带的老虎确实很多,即使县城附近一带的村子,也曾有老虎出没过,但罕见老虎伤人之事。据新仲村村主任王健明回忆,在上世纪50年代初,晚上还常有老虎从当时比较荒僻的山岭窜到村里偷吃猪羊,但村民并不害怕,起身把老虎赶走。据说,当时附近的西江村曾有村民捕获过一只偷吃猪牛的老虎。

在《铁围山丛谈》中, 蔡绦还记载了“绿含鸣凤”的趣事:博白有一个偏远的村子叫绿含村,高山大水,人迹罕至,山险出行不便,每斗米一到二文钱。村里有条小河叫龙赞河,河里的鱼大的有六七尺长;山上凤凰很多,其大如鹅,五色有冠,经常栖息在高大树木上,遇天气清明则出,出必双双而飞。所过之处,群鸟均为之敛翼俯首,不敢鸣叫。

记者探访发现,书中所说的绿含村位于如今的博白亚山镇境内,这个古老的地名至今还在沿用。亚山镇现有一个叫绿含山的山岭,山上古木参天,草木丰茂。据说绿含山下就是绿含村。遗憾的是,绿含村一带因1958年建水库而被淹没,但这一带至今仍流传着绿含凤凰的传说和故事。在水库边,有一个叫鹤鸡堂的村子,据当地对地方志颇有研究的陈国才老师说,“鹤鸡”可能与“凤凰”有关。记者还了解到,村子附近还有一个绿深林场,场中树茂花繁,颇有“云深不知处”之境界。

铁围山今安在?

至于铁围山(铁城)如今到底在哪里?记者日前专程走访了对客家文化深有研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陈国才老师。据陈老师考证,《四库提要辨证》中记载铁围山在当时白州境内的说法并不准确,铁围山(古称铁城)实际上是在兴业县南几里的地方。根据《元一统志·湖广·郁林州山川》载:“铁围山在兴业县南五里。” 唐乾封元年(公元666年),设郁林州,州治设在铁围山,古称铁城,位于今兴业县南。据记载,铁围山群峰络绎,鳞叠环连,其色如铁,中间平坦,里中多石窦,泉流不涸,可容数百家,平地屹起一石峰,高百余丈,周围四壁险固如城。对于铁城山的景色,自古就有文人墨客盛赞。如,明朝举人何世纶的《铁城古迹诗》云:“灵犀幻迹不染尘,龙潭不落烟霞新。城门洞开迥无人,隔花啼鸟弄晴春。酒酣起舞风振树,横笛一声碧水暮。欲觅仙踪天台去,草密云深不知处。”

相关链接:《铁围山丛谈》为历代学者所重视

在众多的宋代史料笔记中,《铁围山丛谈》颇受历代学者重视,多为后人所征引。它记载了从宋太祖建隆年间至宋高宗绍兴年间约二百年的朝廷掌故、宫闱秘闻、历史

事件、人物轶事、诗词典故、文字书画、金石碑刻等诸多内容,色彩斑谰,丰富异常,可谓一部反映北宋社会各阶层生活状况的鲜活历史长卷。

宋靖康元年(公元1126 年),蔡绦因受父亲蔡京所累,被贬谪白州,尝游于此,作《铁围山丛谈》。

《铁围山丛谈》共有六卷,随文附有清乾隆间鲍廷博(1728-1814 年)批注,冯惠民、沈锡麟点校,中华书局列入“唐宋史料丛刊”,于1983 年初版,2011 年第四次印刷。

莱芜订做西装

济南制做职业装

沈阳工作服制作